怎么样争辨《挪威王国的林海》那部小说?

2019-11-15 作者:篮球竞猜文学天地   |   浏览(187)

村上文学的基调基本是孤独与无奈,但较之于孤独与无奈本身,作者着重诉求的似乎更是对待孤独与无奈的态度。

    《挪威的森林》小说所要表达的东西是极为丰富庞杂的。当然,你可以将它定位为爱情小说,事实上爱情也确实是小说的一条主线。然而这种定位也为《挪威的森林》,甚至是村上春树带来了被误解的不幸。许多看过或没看过此书的人从此将《挪威的森林》当成村上春树的代表作,并据此认为村上是一位言情作家,或一位青春伤痕作家。而事实上村上的许多作品中都很少包含爱情成分,而《挪威的森林》在我看来也并非村上最好的作品(短的有《国境以南》,长的是《世界尽头》),甚至我都不认为《挪威的森林》是一部爱情小说,至少,我没有读过让人如此寒冷的爱情小说。
    如果一定要像语文课一样,总结《挪》的中心思想,那只能是少年人初次面对整个世界的困惑与迷惘。当少年终于跨过成人的门槛,推开真正世界的大门,扑面而来的自然是色彩斑斓,气象万千的世界的狂流,但其中却也夹杂着许许多多的触目惊心和怪异难解,如同狂风裹挟的砂石击打在身上。他无法不困惑:为什么那些表面上如此完美的人,体内却有如此多的绝望、污秽和痼疾?为什么爱情和肉欲能截然地分开,同时却又能相互影响?为什么有了生命却还要有死亡?昨日那万般美好的事物今日又去向了何方?
    作为一部比较忠实原著的小说改编电影,《挪》的电影基本全面展现了上述的困惑。从氛围上讲,《挪》的电影与小说的气质非常贴合,恰如其分地演绎了小说那种平静、舒缓、甚至略带淡漠的色调。当然,由于长度的限制,电影只能选取主线的情节,以影像的形式表现出来,而无法充分细腻地表达小说的忧伤和彷徨感。某几个重要的,且代表某种思考的段落在影片中也并没有表现,例如渡边去医院探望绿子的父亲,代表着生命与死亡的主题;又如玲子罹患精神疾病和结婚后再次发病的经过,其中甚至带有某种命中注定的宿命沉重感。
   另一面,《挪》电影在小说的基础之上,也阐发了自己的新理解。渡边的存在和关怀,对于直子而言自然是莫大的慰藉和幸福,但从另一角度来说,也加深了她的焦灼和急切。想尽快从心病中抽身脱离,与渡边共同开始正常生活的焦急渴望,对渡边的关切无以回报的愧疚,这一切都并非病情的积极因素。影片中也借直子之口,吐露了这不为大多数人所想到的硬币的另一面。
  演员方面,不消说直子是无法令人满意的了,这当然不是菊地凛子的错(虽然其大圆脸确实有些煞风景),而是因为《挪》中的直子地位略等于《红楼梦》中的林黛玉,无论怎么选也不会符合人们心目中完美的期望。绿子的演员倒是美丽活泼,虽然带太多泰国味。
  为了写这篇文章,又重新翻阅了一遍《挪》小说,也再一次地感到了它的震撼。作为村上初期的作品,其优美和流畅,以及用简单文字塑造美丽的能力均令人叹为观止。而这种清澈纯真的美丽,在依旧细腻,却更加深邃、更加气势磅礴的《1Q84》中,已经杳然不知所踪了。时间不作停留,村上在不停地作出改变,我们亦然如此。距离我第一次读到《挪威的森林》已经十年了。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快乐的少年,那少年欢笑着驭风而去,将一切可以抛弃的东西都留在了身后。
   电影并没有再现小说的开头,回想起来,渡边很可能最终也未能和绿子走到一起。但这也是情理之中。生来孤独的人会一生孤独,却也因此而一生不再孤独。

整本书中,我最喜欢绿子,因为她是一个鲜活生动的人,不同于其他所有人,无论是渡边,直子,永泽,还是死去的木月。绿子是渡边的拯救者,她的存在好像是缥缈雾气中的一点光亮,象征着生命力和希望。我认为村上春树是真的下功夫在写主人公渡边和绿子的爱情。如果阅读《挪威的森林》让你情不自禁的感到忧伤惆怅,那么绿子出现的情节中,你会莫名的放松心情,忍俊不禁。而对于另一个女主人公,直子,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。你可以说她是温柔的,安静的,白嫩单纯的像朵新鲜盛开的茉莉花,但她不够可爱。不能够从木月的死中释怀,觉得自己对木月的爱不够纯粹,耿耿于怀,精神恍惚。渡边是真心喜欢她,但可惜两个人中间横亘着一个离开的人,始终无法坦诚相待。至于主人公渡边,他其实像村上笔下的典型男主人公,孤独,安静,深沉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私以为他做到了真心待人。喜欢直子时能够坚强又耐心的爱她守护她,被绿子感动了也能勇敢的面对内心,摆脱自己残缺的窘境。

“完美无缺的爱?” “不不。就算我再怎么样也不敢那么追求。我所求的只是容许我任性,百分之百的任性。比方说,我现在对你说想吃酥饼,你就什么也不顾地跑去买,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递给我,说:‘诺,绿子,这就是酥饼。’可我却说:‘我又懒得吃这玩艺儿了!’说着‘呼’的一声从窗口扔出。这就是我所追求的。” “这和爱似乎不大相干啊!”我不无愕然地说。 “相干!你不知道罢了,”绿子说,“对女孩儿来说,这东西有时非常非常珍贵。” “就是把酥饼扔出窗口?” “是啊。我希望对方这样说:‘明白了,绿子。怪我不好,我本该估计到你又不想吃酥饼才是。我简直像驴粪蛋儿一样愚蠢透顶、麻木不仁。为了表示歉意,让我再去给你买点别的什么。什么好?巧克力饼,还是奶酪饼?’” “然后怎么样呢?“那我就好好地爱他,报答他。

“春天的原野里,你一个人正走着,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,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,眼睛圆鼓鼓的。它这么对你说道:你好,小姐,和我一块儿打滚好么?接着,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,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。”

日本当代作家村上春树于1987年创作的【挪威的森林】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名作。这部作品一时引起了诸多文学青年的喝彩与共鸣。那么,怎样去评价它呢?作为年长于村上的我,就来引用下面这段话吧:我曾经把所有的可能性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但等明白过来时却已两手空空,谁也不再鼓掌,谁也不再娇宠,从死中学到一个道理,并将其作为大彻大悟的人生真谛,铭刻或力图铭刻在心。

人生,本质上是孤独的、无奈的。所以需要与人交往,以求相互理解。然而相互理解是宿命式的不可能,寻求理解的努力是徒劳的。那么,何苦非努力不可呢?为什么就不能转变一下态度?既然怎么努力争取理解都枉费心机,那么不再努力就是了,这样也可以过得蛮好嘛!换言之,与其勉强通过与人交往来消灭孤独,化解无奈,莫如退回来把玩孤独,把玩无奈。←←这是村上春树的方式。

青春交往中的真情


当代文学中有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:畅销书不严肃,严肃作品不畅销。

偶尔,也有例外。《挪威的森林》就是个例外,它不同于琼瑶的小说,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这本小说不仅畅销,而且还获得过很多文学大奖,对日本和中国的青年读者,尤其是大学生,具有鲜以匹敌的巨大影响。


这种影响也不同于琼瑶的小说,不是让少男少女流一滩眼泪,过两年就会把主人公的姓名和他们千篇一律的交往弄混或忘记。

然而,这影响是好是坏,则见仁见智。道学家视之为滥情的洪水猛兽,不准儿女们阅读,生怕他们学坏。赶时髦者则奉之为圭臬,认为年轻人就应该那样生活:泡酒吧,交男女朋友,广泛涉猎、充分体验生活。这两种看法虽不无道理,也有现实依据,但都很极端。


《挪威的森林》真实地反映了上世纪60年代末弥漫于以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工业国家的时代精神;同时,又让我们看到青春交往中的一缕轻烟般的真情。作者没有说教,要读者怎样,但那缕真情无疑是他称道的,也让读者为之感动。


评论家白烨:《挪威的森林》“以纪实手法和诗意语言”注重表现“少男少女在复杂的现代生活中对于纯真爱情和个性的双重追求……超出了一般爱情描写的俗套,而具有更为深刻的人生意义。”


作为一部描写青春的小说,《挪威的森林》还算是成功,并没有落入俗套,如果要是把它放在纯文学里,那么《挪威的森林》就显得有些落俗了,它没有很强的感染力,对于故事的发展也很缓慢,显得有点拖拖拉拉。在心理刻画方面,那并不是一流,无法让人感到人物的真实,显得有些虚无缥缈。

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,我就这么喜欢你

片段二

“最最喜欢你,绿子。” “什么程度?” “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。” “春天的熊?’绿子再次扬起脸,“什么春天的熊?” “春天的原野里,你正一个人走着,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,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,眼睛圆鼓鼓的。它这么对你说道:‘你好,小姐,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?’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,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,整整玩了一大天。你说棒不棒?” “太棒了” “我就这么喜欢你” ...

片段一

世人本都是孤独的个体,一个人来到这陌生的世界,又一个人默默离开。只是应对孤独的方式不同。所以我们与人交往,为了能够互相理解彼此陪伴来消减内心那份寂寞。这样做并不会消除孤独感,只是在试图忘却。可当夜深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空荡的房间时,那种感觉仍会蔓延全身。

图片 1

然而与其说内容露骨,不如说其表达的现实。村上毫不忌讳的把这些都表现了出来,爱就是爱,无需隐晦。

于是,这种孤独和无奈在村上这获得了安置。在一般人眼里无价值、负面的、需要被摒弃东西,在村上笔下成了有价值、正面的、玩赏的对象。

本文由篮球竞猜-篮球竞猜开奖结果发布于篮球竞猜文学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怎么样争辨《挪威王国的林海》那部小说?

关键词: